您的位置:bob体育登录 > 世界历史 > 史今真的是被许三多拖死的吗,这个集训队的排

史今真的是被许三多拖死的吗,这个集训队的排

2019-11-15 22:45

原标题:这个集训队的排长是个少校!

问:小说《士兵突击》中,史今真的是被许三多拖死的吗?如没有许三多,他是否就不会复员?

《士兵突击》中有这样一个片段,史今让许三多掌锤砸履带,可是许三多把他的手砸了,于是躲在战车里不敢出来。但史今用双手紧紧握住冲子,并命令他砸,这份信任和激励让许三多砸出了另一个人生。带兵人用自己的真心,身先士卒引领着战士成长蜕变。

图片 1

在岗前集训的队伍里,也有这么一位带兵人,他叫杨明,做为一名少校,因个人素质突出,以“排长”的身份,带领新学员奔赴集训队进行36天的成长蜕变。

不会更好。部队转士官、留部队哪有这么容易的,连长高城再喜欢史今,也没法子、有心无力。

图片 2

看看副班长伍六一的命运,就懂了。史今做人没问题、做班长也没问题,但说起做兵王,他的单兵素质就不如561,更不如许三多……

注意要点 把握标准

所以,基层带兵的连领导,比如高连长何指导员都会喜欢史今、舍不得他,因为有他做班长省心,领导能力强、业务素质也全面,能镇得住场面、带得出好兵,就有点像年轻气盛时的老马……

从抓内务、抓作风、抓训练再到抓生活,排长事无巨细,每次看着发现问题立马就动手整改的排长,学员们只好紧跟其上,就这样一点一滴,他们将严谨变成了习惯。“腹部贴地,肘部支撑牢固,重点把握准星和觇孔平正关系。”这不,训练场上练习轻武器射击“四点瞄准法”,排长又率先示范,讲解动作要点。

但到了团长这一层,他会更看重许三多这种兵王,因为和平时期,部队领导实在没法给基层士官更多更好的待遇,但兵王们则不同,各单位都有实战演习、各种射击比赛、特殊部队选拔,这都是留给兵王而不是基层士官的独特舞台,各种比赛拿个好名次,既是兵王们自己的荣誉,更是部队的荣誉,和平时期拼啥呢?不就拼这个……

图片 3

这话的意思,不是说史今就不能干,实际上如果真到了战争年代,一个史今的作用可能比许三多加561加成才还要大,因为他军政全能,有鼓励带动作用,搞敌后根据地、扩军,他肯定很拿手,而到那时,许三多大概也就只能去试试狙击手、奇袭指挥部之类的角色了……

呼吸放慢 注意景况

但没法子,类型不同。所以你看后来许三多做班长,完全就是在模仿史今,他自己并没有到那个相应的层次;反过来,让史今去跟老A的队长袁朗拼命,他肯定也做不出来……

用瞄准矫正镜辅助练习时,排长逐个进行检查,确保每个学员看见正确的瞄准景况。

所以,尽管看书看电视也会心疼、也会流泪,尤其是史今退役高城带他开车从天安门附近走两人抱头痛哭那一段,估计会让无数人流泪……但是反过头来想,史今最多到基层士官,基本上没有考军校、升军官的机会了,那哪怕没有许三多,他也无非是晚几年退役或者转志愿兵……命运并没有说有特别大的不同……

图片 4

史今当然会退伍的。

为安全保驾护航

先讲背景,《士兵突击》所描述的是90年代的解放军,不是2000年以后,虽然电视剧里军衔是1999式的。那时候不同于后来,转志愿兵的难度非常高,这是因为以下几个因素。

实弹射击是检验练兵备战最好的方法,新学员作为军队的新鲜血液,有着这样一位“兵教头”保驾护航,一定能打出好成绩。

首先是志愿兵的待遇高。1999年改制之前,志愿兵(士官)是干部待遇,退伍后国家分配工作,而改制之后,志愿兵就不是干部待遇了,而还是士兵中的一级。

图片 5

其次,转志愿兵的难度高。过去一个团的高中生就小猫三两只,而提干或者考军校都要高中毕业以上文凭,而志愿兵的学历要求就低很多,所以就竞争来说,志愿兵远远比提干或者考军校当军官难的多。

我在前方 就不能掉队

第三,指挥专业志愿兵更加难。其实哪怕是现在指挥专业(其实就是没专业)与其他专业士官相比又要难的多,像702团这样的装甲团,有大量的技术兵种,开坦克,开装甲车等,显然史今没有啥技术,只是一个普通兵。

体能基础素质也是新学员必不可少的,只有夯的越实、打的越牢,才不会有短板。“每当我想掉队的时候,看见排长还在向前冲,身上就有了力量。”当大家问起他体能为何大幅度提高时,刘硕这样说道。

在开始的时候,许三多各方面都比较差,体能差,内务卫生差,训练差,部队里一人好不是好,全班全排全连好才是真的好,很多成绩是讲集体的,比如五公里越野,是不看第一名成绩的,而是看最后一名的成绩,射击成绩则是看集体的达标率,一个班就几个鸟人,许三多一人不行,加上老白也不行,所以史今班其他人哪怕各个都是全团军事尖兵,那他们班的集体成绩也达不到优秀的。这显然就拖了史今的后腿了。毕竟转志愿兵是要靠成绩说话的,尤其是史今走指挥专业,班集体成绩就很重要了。

图片 6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不是许三多不行,和白铁军不同,白铁军是真的不行,许三多不是不行,而是缺乏自信心。他老爹都说许三多跑的过狗,为什么到部队里就啥啥不行?

敞开心怀 促成长

等许三多真的完成腹部绕杠333个的壮举以后,许三多就变的太行了。

操课过后,生活中的排长更像是大哥哥一样。他陪伴学员们度过初来边疆的适应期,,一句向我看齐,跟我上,让心与心的距离更近。他的话语如一道道春风吹进学员们心中,教会了他们如何扛起官之初的责任。

许三多很快就挣了无数的荣誉回来,史今带回许三多在集团军越野第二名锦旗的时候,高城内心不高兴,一方面是他对许三多有成见,另一方面他知道再这么下去,史今要被许三多挤走了。

作者:陈成 贾晨坤 张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所以高城对史今说,下个月的山地实弹演习就是你的最后机会,好好表现我才能给你争取留队。

责任编辑:

在演习开始前,成才给许三多说,红三连答应他,只要他去就能转志愿兵当班长。许三多极力劝阻成才,他内心也知道成才要走就是因为自己变太优秀,导致成才在连里不再突出,在七连的前途渺茫。

等上了山,在演习中,史今被一枪放到,留队的梦就彻底破碎了。而成本在演习中击毙了敌人,所以信心又回归,就告诉许三多,自己还是应该就在七连,七连才有狙击手,然而还是被袁朗一枪梦碎。

许三多把袁朗抓回来的时候,高城一点不高兴,因为他明白,史今是必须的走了,所以他才说:宁愿史今抓到袁朗。

许三多这时候也明白,如果不抓到袁朗,或许情况会更好些,接下来就是成才宣布跳槽到红三连,而史今也知道,到了自己离开的时候。

许三多代替史今去师里做夜间射击教官,许三多就知道史今要走,因为过去都是史今去做的,他顶了史今的位置,那史今当然只能挪走回家了。

要说完全没有关系,也不太现实,许三多的到来确实给班里的成绩拉低很多,一直霸占三班的荣誉锦旗,也被别的班级给抢走了。

高成也是一直在想办法留下史今,在许三多来到之前,史今负责的班级荣誉加上史今日常的表现,以高成那“不是秘密的秘密”的身份,来游说这件事情,留下史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但许三多的到来,班级的成绩表现,也有点让心高气傲的高成“张不开这个嘴”。

所以,史今从部队转业跟许三多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间接的牵连还是有的。

如果没有许三多的情况下,史今或许能暂时留下来,史今退伍的时间是当兵10年左右,也就是说:他应该是三期士官,在服役两年就该转四期了。

在书中对史今的描述很明显,他不是技术兵,他所在的钢七连,是个步兵连,虽然整体各项成绩都比较突出,但明显是跟不上现代化的步伐了,不然也不会整编他们。

再者,史今本人并不是兵王,没有伍六一的体能,要想参加A大队的选拔,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1、史今成不了技术兵种;2、史今的素质支持不了A大队的选拔;所以,到时间即便是有高成,转四期也是难如登天。

综上所述,即便是没有许三多,史今退伍或专业的大方向不会改变。

史今必走无疑,只是许三多的出现让这个时间提前了一年左右。

作为一个装甲侦察连的的步兵班长,由于并不是专业的技术士官,这个硬件上的限制也注定了史今班长在部队的服役时间,结合我军的实际情况,传统的步兵士官一般不会超过进入第四期,也就是说史班长当他的三期士官服役期满的时候,他在部队的服役时间已经到了极限,纵然高城是军长的儿子,他也很难再找到借口留住史今,而在他来到下榕树村,去接成才和许三多当兵的时候,这个隐患就已经出现了。

这时候的他是一个服役九年的老兵,考虑到列兵两年+一期士官三年+二期士官三年+三期士官四年,史今与许三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史班长已经进入到了他在军旅生涯的最后一档,来到了三期士官的第二年,三期士官服役期满之后,他只能选择复员回家,所以对于他来说他的军旅生涯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阶段,当然,毕竟这一时刻还没有到来,由于害怕史今会在这一关键的敏感时间点上掉链子,也希望接下来的几年能够有所变化,所以高城并不希望史班长在这一节点上出事,更希望他能把自己的步兵班越带越好,所以他给史今定下了一个硬性的规定,也是高城曾经反问过史今的那句话:什么东西决定一个班长的去留?答案是全班的综合成绩!

所以,当高城得知史今想将许三多带到自己的班级时,高城表现出了一万个反对,正如伍六一说的那句话,这么一个拖油瓶弄到九班,会将处于退伍危险区的史今直接拖死。自己本来就临近退伍的边缘,因为许三多的存在而导致全班的成绩下降,作为一个最基层指挥官,史今如果连一个班都带不好,继续留下这个理论上的希望将会彻底化为泡沫。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重新回到九班的许三多虽然又干出了各种各样的笑料,一度让九班失去先进班集体的称号,但是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军事素养提升的许三多就成为了钢七连的著名标兵之一,军事成绩名列班级前茅,甚至为七连拿下来军事全能比赛的名次,九班又重新成为了先进班集体,可这个时候的高城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一些新的变化又诞生了!

1、作为军长的儿子,他提前知道了一些变革将很快在702团进行推广,确切的说是为了信息化战争而进行精简裁员,此时距离三期士官服役期满不到两年的史今已经被列为将要精简掉的人员。

2、为了培养许三多的能力和他的自信心,史今更在一次意外中伤了自己的右手,造成射击能力的下滑,对于一个传统步兵来说,当自己连最起码的射击能力都不具备的话,那他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更别说史今能够将自己的士官生涯延续到第三期,靠的就是出色的开枪能力,并且多次担任团集训队的教官之一,而现如今失去了这个最基本的技能,他更没有留下来的任何空间。

尽管高城还幻想着在随后的山地演习里史今能够有所建立功勋,但随着他的提前“阵亡”,以及九班的近乎全军覆没,仅许三多一人生存,无论从个人表现还是战斗班的指挥能力,史今最后的表现以不及格告终,演习结束后的酒宴上,高连长一脸的郁闷,他郁闷的不仅仅是失败,更是无奈一个老兵的即将离去。

要说许三多拖累了史今,只能说那次意外的误伤毁掉了史班长在部队的军事生涯,但这所谓的军事生涯,也不过就是不到两年的服役期而已,面对军队大方向上的现代化改革,作为一个普通班长史今只能顺应正常的历史变化,毕竟像他这样的基层班长,在数百万的我军部队当中,实在是数不胜数,对于钢七连来说,服役十年多的史今是一个不能忘记的人,但在军事改革的潮流面前,他也只不过是一颗不起眼的水滴。

史今在剧中的人物设定十分清晰:一个农村兵,在部队服役9九年的三级士官;性格偏中性,十分细心,能温柔待人。

普通一兵不可能在部队待一辈子,能够升到四级士官以上的都是技术兵(五级六级几乎是传说中的了,都是部队离不开的宝贝),史今作为普通的装甲步兵,史今能够到三级已经不容易了。而他的军龄也决定了他没有上军校的可能。事实上,作为士兵,现在能够提干的机会微乎其微(除非有二等功以上,但是在和平时期很难拿到)。

很多人把史今的复员怪在许三多头上,一来班长为许三多付出了很多,二来伍六一也说过班长是被他和许三多挤走的,而剧情也确实给过史今本来有希望留下来的暗示。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在考核中,史今的射击成绩因为右手受创,排名全班第八,尽管三班新季度的成绩因为许三多的发力有所提升,但上一季度的成绩却仍惨不忍睹。这也为史今的退役埋下了伏笔。

在年度军区演习前,连长曾对史今说过,这次演习是他为数不多能够继续留在部队的机会。结果,史今在追击老A时被击中退场,当时他对许三多说“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史今知道,这场演习中他再也没有立功受奖的机会了,也代表自己的军旅生涯要结束了。

评价一个班长甚至决定他的去留,除了班长自己的成绩,还有全班战士的一切。连长说会用尽所有的小花招让史今留下,其实能留多久呢……班长的走,出于情感上的考虑,尽可以骂许三多。但是从实际情况上看,却是一个残酷而无奈的现实。

其实原著中,史今的结局很好,结婚生子,在山里为有钱人做向导,体验农家生活。最后还拉着修鞋子的伍六一合作弄了个类似素质拓展的培训班,准备让伍六一继续做班副呢。

高城第一次拒绝许三多是在新兵结束时。高城第二次拒绝许三多是因为团长硬把他塞给了钢七连。今天的历史要三个以上,但高城直接说:没有门。吴六一还说:坚决反对,他是最内疚的。高成看着窗外的黄昏,对现在的历史说了些什么:你知道班长的表现是什么吗?甚至决定去住?现在我每年都在精简裁军,我担心我不能抓住你,所以即使你耍花招,你也必须保留它。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心不超过三个,这是我最大的顾忌。伍六一还说:他会把你拉下来。史今听了这些话,无话可说。他也知道徐三多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当许三多刚进入钢七连时,正如高城和伍六一预测的那样,他们确实拖了后腿。即使是在为期三周的伪装演习中,他也没有听从命令,他聪明而自以为是地向班长带了两个鸡蛋。结果,敌人通过红外线扫描发现了热源,这直接导致了所有人的暴露。

许三多在高城训话时,他仍然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暗中把两个鸡蛋带给了史今。史今既愤怒又沮丧。史今站起来帮助他承担责任。高城知道不可能是史今,让真正的领导者主动站出来。伍六一勇敢地站了出来,高城也知道不可能是伍六一。高城看着这种情况,无法判断谁在前进。当他准备离开时,许三多站了起来。但他没有承认这个错误。他想将两个鸡蛋归还给史今,因为史今还没有早餐。高城看到许三多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他很生气,尖叫着:拖出去枪毙了。

不久之后,许三多创造了333轮横杠的纪录,令整个钢七连震惊。

然后在第三班,许三多似乎是开放的,他不再是底部了。他开始与伍六一竞争头等舱。他已经把别人扔了。即使整个七连人都不得不重新认识徐三多,他们必须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每个人的对手,甚至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士兵。

许三多的绝望是有原因的。在获得“集团军侦察兵技能第二名”后,他对史今说:班长,你能不能现在去?史今微笑着说:当然!整个师的两个最好的士兵都在三班,班长应该是走不了了。

然而,高城对此感到担忧,因为史今的个人射击结果只能排在三班的第八名,而本季度的个人成绩也低于上一季度。

如果不在下一次山地演习中没有脱颖而出,那么史今很可能不会留在队伍中。

从直接因果上看,是的,但这么看问题不符合现实逻辑。

军队里是有残酷的淘汰机制,背后是为国家遴选更优秀的人才,史今是个很善良的老兵,他做到了他该做的所有事情。

可是他身上并没有太闪光的技能,演习中也确实早早遭到了淘汰,虽说高连长发话说宁可抓住老A的是史今,可是史今的性格和形式方式决定了即使没有许三多,那个抓住老A的人也不可能是他。

如果从未出现过许三多,史今少浪费些精力,运气再好一点,说不定真得不会复员。但是帮助许三多是史今自己的选择,而且这个选择为部队带出了一个优秀的特种兵,所以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也从来没有因此后悔,他本人的答案也是本题的答案。

有时候做更好的事情,反倒会错失一些机会,但是愿意因此付出的人,并不会后悔。

就像《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龙文章,他本来可以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但是他选择带一帮泥腿子打仗,并且立下了辉煌的战绩,为此,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是炮灰团害了龙文章吗?不是,是龙文章选择帮助炮灰团。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读兰晓龙作品《士兵突击》原著第十七回。

看原著,更深入。

高城第一次拒绝许三多

高城第一次拒绝许三多是在新兵连结束的时候。

史今想要许三多,但是高城直接干脆的说:门都没有。

伍六一也说:坚决反对,他是犯错最多的兵。

高城看着窗外的暮色,对着史今说出了心里话:你知道连部以什么评定一个班长的业绩?甚至决定他的去留?

现在年年都在精简裁军,我就怕对不住你,所以就算耍些小花招,也要把你留住了。

这就是我坚决不要许三多的原因,这就是我最大的顾忌。

伍六一也说:他会拖死你的。

史今听了这些,无话可说,他也知道许三多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高城第二次拒绝许三多

高城第二次拒绝许三多是因为团长硬把他塞给了钢七连。

高城在连部会议室大着嗓门吼着:不要!不用考虑,坚决不要!我不管他跟团长是什么关系,总之,钢七连的门,对于许三多,永远都是关着的。

史今终于忍不住说:这个兵,给我吧。

高城冷冷的看着史今:理由?对于一个充满热情的人来说,突然的冷静是多么的可怕。

史今长吸了一口气:我欠他一个承诺,这是我心里对自己说的承诺,我在心里答应过他,要把他带出来。

高城不吭声了,他明白,这次不能拒绝史今了。

因为在座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答应自己的事情中生活的。

许三多自以为是导致演习失败

许三多刚进入钢七连的时候,正如高城和伍六一预测的那样,确实狠狠的拖了三班的后腿。

甚至在全连准备了三个星期的伪装演习中,他没有听取命令,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拿了两个鸡蛋留给班长,结果导致敌方通过红外扫描发现了这个热源,直接导致三班全体暴露。

许三多在高城训话时,还不知错,居然偷偷的把那两个鸡蛋拿给史今。

史今既愤怒又沮丧,他站出来,帮许三多扛起了责任。

高城知道不可能是史今,就让真正的事主主动的站出来。

伍六一勇敢的站了出来,高城也知道不可能是伍六一。

高城看这个情况,是审不出是谁,正准备走的时候,许三多站了出来。

但他不是承认错误的,他是想让 高城把那两个鸡蛋还给史今,因为史今还没有吃早饭呢。

高城看许三多现在还不知的样子,怒火冲天,猛吼道:拖出去毙了。

许三多抡锤砸伤史今

车库里,史今和伍六一在保养装甲车。

史今掌钎,伍六一抡锤,他们在将履带一片片的卸下来清洗。

许三多觉得自己能干,也想来干。

于是史今就让许三多来掌钎,可是许三多却说:掌钎没意义,抡锤才有意义。

史今说:行,你抡锤,我掌钎。

一旁的伍六一慌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实在太危险了,于是他抢着掌钎,但是史今不让。

越是怕什么,越就会来什么。

许三多的第一锤擦着钢钎的边落到了史今的手上,顿时史今的那种痛从骨骼里爆发了出来,跪倒在地上。

而许三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在给自己催眠:这是个梦,这不是真的……睡一觉,啥都好了。

许三多开始蜕变,史今付出惨痛代价

史今从医务室出来,痛得脸都变色了,但他一直没让伍六一看到自己的伤势。

史今还是放不下许三多,他再次来到了车库。

他让许三多重新拿起锤来,还是他掌钎,他盯着许三多说:别再让你爸叫你龟儿子了。

许三多为之一震,他抡起了锤。

这一次,他竟然砸准了。每一捶下去,就好像砸到了伍六一和史今的心上。

几锤过去,许三多自己也激动的留下了眼泪。

自从许三多来到三班之后,三班在全连就是垫底班。

但是从这天起,许三多开始了慢慢从孬兵向兵王的蜕变;

同时从这天起,史今也开始逐渐从优秀班长开始走下坡路了,原因也很简单:他的手受了重伤!

这是改变他们命运的一天!

许三多变身为兵王,史今个人成绩下滑厉害

不久后,许三多就创造出了单杠回环三百三十三个的记录,震惊了整个钢七连。

接着在三班,许三多好像开窍了,他再也不是垫底的了,他开始跟伍六一争全班第一了,他已经把其他人远远的抛到了后面。

甚至整个七连的人,也不得不重新认识许三多,也不得不意识到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每个人的对手了,甚至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士兵了。

许三多这样拼命是有原因的,在他拿到“集团军侦察兵技能第二名”的成绩后,对史今说:班长,你现在是不是走不了了?

史今笑着说:当然!全师最优秀的两个兵都在三班,班长还走得了吗?

但是高城为此却忧心忡忡的,因为史今的个人射击成绩在三班居然只能排到第八了,本季度的个人成绩也是低于上季度。

如果不在下一次的山地演习中,脱颖而出,那么史今就很有可能不能留在部队了。

史今最终还是离开了部队,确实有许三多的原因

在山地演习中,三五三团对阵的是A大队。

战斗一打响,钢七连就遭到了重创,史今也在枪林弹雨中退出了演习。

这是他早就已经预见到了的,因为此时的他其实伤一直都没有好。

在演习结束后,高城多么希望是史今抓住了袁朗,如果是这样,那么史今就还能留在部队。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部队就是一个以结果论英雄的地方,他已经回天乏力了。

最终史今的结局果然如高城最初预料到的那样:

正是由于许三多的到来,让史今花了太多的精力去训练这个后进的兵,让自己的成绩和全班的成绩长期都在垫底徘徊。

虽然许三多后来成绩突飞猛进,但是由于史今的个人成绩却急剧下滑,这也是导致他退伍的直接原因。

所以还是那句话:确实是许三多拖死了史今。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读《士兵突击》原著小说:第十七回。

喜欢请点赞,加关注,还有精彩后续等着你。

新旧交替,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部队士兵的退役也是如此。史班长并不是被许三多拖死的,他之所以会离开,不是因为某个人的缘故,鉴于一种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史今当了那么多年的兵,他十分清楚部队是如何考核一个班长的去留的,前程是掌握的自己手里的,如此出类拔萃的史班长为何不知?

能够跟目中无人的高连长成为莫逆之交,能够带出伍六一那样的尖子兵,能让三班成绩始终在全练名列前茅,这都说明史班长,是一个高智商,高情商的人。可是聪明如他,为何就退役了呢?

理由一:个人不想争了

许三多在史班长的悉心教导下,成绩突飞猛进,赢的锦旗可以挂半面墙,史今去找连长给三多请功。

连长疑虑重重,因为史今的射击成绩竟然排到第八名,全班倒数第三。可是史今自己满不在乎,在他看来,他们全班成绩上来就好了。

连队对于班长的考核,除了团队成绩外,还有个人的成绩,诚然三班长团队带的好,也不能不在乎自己的个人成绩啊。

作为团队管理者,势必要做好模范带头作用,看看袁朗工作重心放在训练新兵身上,可并没有顾此失彼,他的个人射击成绩依然顶呱呱。

史今却没有平衡好团队与自己的关系,导致个人成绩一落千丈。在与蓝军的实战演习中,史今被“击毙”,他说出的那段话,听起来十分心酸。

那时的他自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心如死灰,那样的表情,让人为之动容。

原因二:太多精力花在下属身上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即使优秀的史今班长,他也有顾此失彼的时候。

身为班长,他恪尽职守,帮助成绩差的士兵,尤其是许三多。史班长将这个许父口中的龟儿子,全连眼中的孬兵,带成了兵王,到底付出了多少心血,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

史今对于他手下的兵,尽了一个班长应该尽的责任,所以他走的时候,让给他做评价,大家异口同声的说“好”,他的忘我付出说明有了汇报。

正是因为忘我的做班长的工作了,所以他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兵,当兵就得各项成绩达标,令人遗憾的是,史班长却没有兼顾上。

史班长就像杜甫始终所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他一心扑在他人身上,看着他们一点点的变化,成长,只至长成了一课让人仰视的参天大树,他欣慰的笑了,然后转身离开。

不居功,不沾光,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许三多的努力成长经历几乎已经是除努力读书外,个人奋斗上升的顶点了,军区特种大队最优秀的士兵,兵王。

史今的个人军事素质其实是不如许三多的,许三多一旦适应了军队这个环境,就如鱼得水。而史今挑人和带人的能力都极为出色,光上下榕树村,他就挑了许三多和成才两个特种兵,之前还挑了伍六一这个他未来的副手也是准特种兵。但钢七连是高城的地方,史今上升要么靠进入特种大队,当袁朗军师,但袁朗有齐桓。史今还可以跟着高城往上走,但高城军长父亲的背景在初期帮了他,但到后期却限制了他。因为这关系高城的钢七连落得个取消编制的下场,这一般是战争时期被敌全歼或者投降的待遇,履历上来这么一笔,高城在部队的上限就很清晰了,所以后来混得那么消沉,脸上还带了这么长的伤疤。所以史今因为手受伤,没能进入特种大队,退伍然后进入政府部门其实是当时的最优解,但许三多靠自己的拼搏,给出了更好的答案。

本人观点:没有许三多,史今也会走。

理由一:从电视剧中可以看出,史今在部队优势是多年积累的经验和优秀的技能水平。及时没有许三多,他身边还有个伍六一。史今原来的优势已不再特别突出。军队是一个适者生存的地方,史今从个人角度应该也能感到危机感了。

理由二:从剧情看,史今服役已有多年,当前剧情对于史今而言也是一个坎。如果有所突破,今后在军营还有一定的发挥空间,可惜这个坎史今没过去了。许三多只是史今的这个坎的组成部分而已。这个坎对史今的军旅生涯很重要,史今没突破自己,没能留下来。

延伸:不知大家发现没有,军队跟目前社会中IT行业很类似。体能和编程都是吃的年轻饭。大家在吃年轻饭的同时都在默默的增加自己生存的筹码。军队当兵的人在强化自己体能的同时,也在积极发现并开发出适合下一阶段的生存至本,IT行业也是如此。如果在一定年龄没有修炼出适合这个年纪的生存技能,那么淘汰是迟早的事,并不会因为具体个人而改变。

本文由bob体育登录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史今真的是被许三多拖死的吗,这个集训队的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