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登录 > 世界历史 > 芬迪湾与阿卡迪亚人,法国在加拿大门口有一个

芬迪湾与阿卡迪亚人,法国在加拿大门口有一个

2019-09-24 08:22

原标题:法国在加拿大门口有一个群岛,如何形成的?

图片 1

北美大陆上从北至南依次是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因为国家比较单一,所以地理关系一目了然。乍看之下加拿大只有美国一个陆上邻国,虽然东北方向隔罗伯逊海峡与格陵兰岛相望,正北方向越过北极便是俄罗斯,但毕竟与俄、丹两国没有陆地边界。

大航海时代系列 [第208节]

图片 2

编辑:尘埃 / 主播:兆斌

那么加拿大就只与美国接壤吗?如果真这么说,法国可就不干了,不信拿个放大镜往加拿大地图的东南角看一看。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文末和菜单栏可查阅目录。下载地缘图集在对话框回复:地图

图片 3

图片 4

在纽芬兰岛南部有一排非常小的字,写着“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法)”,标注写的很清楚,这是法兰西共和国的领土。但即便这个群岛归法国所有,何以见得两国有陆地接触?这个答案恐怕要调用高清卫星才能在地图上呈现了,原来这片群岛与纽芬兰岛之间的分界线从二者之间穿过,其中有一段刚好将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一分为二。根据国际规定两国各占一半,那么这段分界线就成为加拿大和法国的陆地边界了。

本节关注区域:芬迪湾、圣约翰河走廊

图片 5

关键词:英法博弈、大驱逐

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总共由八个小岛组成,面积242平方千米,人口只有六千左右,但却是法国的一个海外省。因为群岛本身面积不大,处于分界线上的岛屿更是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该无名小岛只有一百多米长,界线从北向南延伸20米后折向东南,之后离开陆地进入海洋。而这段陆上距离有多长呢?不过50米,短到谁也没有把对方正儿八经地当成邻国。

鉴于魁北克地区当年的在新法兰西的核心地位,以及魁北克目前的独立倾向。一般人很容易认为,魁北克人即是法国在北美的唯一遗存,并且所有聚落的法国后裔都有独立倾向。

图片 6

然而除了魁北克人以外,加拿大其实还有一支法国后裔存在,那就是当年生活在阿卡迪亚地区的法国人后代。这些被称之为“阿卡迪亚人”的法国后裔之所以被忽视,很大程度是因为初始人口不够多。

至于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的历史则要追溯至三百年前。新大陆刚刚被发现不久,欧洲殖民者便蜂拥而至,法国在加拿大占据着整个哈德逊湾及其周围领土,当时被称为“新法兰西”。后来英法在欧洲的争霸延续到了美洲,围绕加拿大统治权的战争随即在新大陆打响。结果法国战败,包括魁北克省在内的广大土地被割让给英国,到最后法国在北美唯一的落脚之地就只剩下圣皮埃尔和密克隆。

展开剩余93%

图片 7

考虑到整个新法兰西在18世纪中也只有7万人口,而核心区又在圣劳伦斯河谷,你并不能指望法国在阿卡迪亚地区能有太大作为。在英国控制阿卡迪亚地区时,阿卡迪亚人的总数都没有超过2万人。

因为气候原因,这片群岛除了种植少量蔬菜之外不适合大规模的农业开发,但独特的地理位置却极适合海洋捕捞。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的工业也以渔业加工为主,随着行业的不景气,当地转而向旅游业发展,目前游客主要来自美国和加拿大。为了维持当地的经济发展,法国财政部每年要向该海外省投入大量补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8

责任编辑:

“芬迪湾”沿岸地区是“阿卡迪亚人”的主要聚落区。这条当年被法国人命名为“法兰西湾”的海湾,位于“阿卡迪亚半岛”主体与“新斯科舍半岛”之间。

由于与“北大西洋暖流”相对并且形状狭长,芬迪湾拥有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潮差。其潮差平均为11米,已经观测到的最高潮差能达到21米(被中国人称之为“天下第一潮”的钱塘江大潮,潮差不过3-5米)。

芬迪湾潮汐

图片 9

在这一巨大潮差的带动下,海底的营养物质被周期性的带至上层海面,为整个芬迪湾带来了丰富的渔业资源,甚至让鲸群成为了芬迪湾的常客。然而要想长期殖民一片土地,仅靠渔业资源是不够的。法国人还需要有能够滋养农民的气候和土地。

巨大的潮差虽然不能带来肥沃的土壤以及淡水,但海洋和暖流的存在却可以带来温润的气候。从温度角度来说,芬迪湾地区是合格的。尽管纬度较高,但由于能够更多受到“北大西洋暖流”润泽,其年平均气温能够与纬度更低的“上加拿大”地区相当。

加拿大温度与人口关系示意图

尤其是新斯科舍部分,气温甚至可以与加拿大最南端的伊利湖地区相媲美。需要注意的是,从地理结构上看,你很容易认为“新斯科舍省”是一个半岛,但如果放大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省份的北部与中南部之间,间隔有一条宽约1000米的水道。

图片 10

能够被称之为“新科舍半岛”的是它的中南部,北端则被命名为“布雷顿角岛”。从控制进入圣劳伦斯湾及争夺纽芬兰渔场的角度来说,布雷顿角岛的位置是极为重要的。为此,法国在岛屿的东部修筑了本地区最重要的军事据点——“路易斯堡”。

路易斯堡要塞

图片 11

除了适宜的气温以外,法国人还需要在新斯科舍半岛找到一条河流,以提供肥沃的土壤及农业开发所需的淡水。最终,法国人在西侧找到了一条合适的河流,并将之命名为“安纳波利斯河”。

1605年,法国在安纳波利斯河河畔尝试建立新法兰西的第一个永久殖民地——“皇家安纳波利斯”(直译为“安纳波利斯罗亚尔”)。只是这一努力在一开始并不顺利,法国人亦将主要精力放在更能为法兰西带来经济利益的魁北克。

图片 12

一直到1632年,在相邻的新英格兰地区蓬勃发展起来后,法国才真正开始向“皇家安纳波利斯”殖民,同时将之作为整个阿卡迪亚地区的政治中心,以应对英国殖民地带来的压力。

安纳波利斯河谷的体量并不大,但两山夹一谷的地形及温暖的气候,很适合小农经济的发展(包括种植法国人所喜欢的葡萄)。1670年之后,法国又相继在新斯科舍半岛开拓出了多个殖民点。

至18世纪中期,生活在这个半岛上的法国人,数量超过了1万,成为了仅此于圣劳伦斯河谷的,北美第二大法国人聚居地。然而阿卡迪亚虽有“世外桃源”之意,生活在此的阿卡迪亚农民也想就此过上安稳日子,但芬迪湾及整个阿卡迪亚的战略位置,使之注定将成为两国地缘政治博弈的主战场。

如果你是英国想入侵法国殖民地,最容易且最具有战略价值攻击的目标是哪呢?答案是芬迪湾。从新英格兰的政治中心“波士顿”,到“皇家安纳波利斯”的海上距离只有500公里,英国军舰可以很方便的对安纳波利斯河谷发动攻击。

图片 13

反之,如果英国海军想直接攻击魁北克的话,同样从新英格兰出发的英国船,就必须在海上航行超过2500公里。当然,如果选择从陆地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攻击蒙特利尔的话,路程大约也在500公里。只是对于进攻方来说,这样做并没有那么方便,最起码后勤保障的难度要大得多。

前沿位置使得“皇家安纳波利斯”在成为法国殖民地后,多次为英国所攻占(第一次发生于1613年)。由于新法兰西的核心利益在“加拿大地区”或者说魁北克,即使失去新斯科舍半岛,但只要能够把英国人阻挡在布雷顿角岛以东,那么圣劳伦斯河流域毛皮利益也将有足够的安全保证。

17世纪初英国对北美的开拓

并且新斯科舍半岛虽然是一片小农经济的乐土,但并没有太多能够输往欧洲的商品出产。在这种情况下,新斯科舍半岛多次成为英法在北美博弈的筹码,并最终在1713年被割让给了英国。

为了消除整个地区的法国痕迹,英国为这一地区取了个新名称——新斯科舍(即拉丁语“新苏格兰”之意)。退而求其次的法国,则将阿卡迪亚地区的经营重心放在了“布雷顿角岛”以及相邻的“爱德华王子岛”上。

阿卡迪亚地区地缘结构图

图片 14

现在我们知道了,以现在加拿大的行政规划来说,魁北克省与新斯科舍省是当年“新法兰西”的两大人口重地。前者在经济、地理层面都更具优势,成为了“新法兰西”的核心之地,而与新英格兰太近又没有太多贸易价值的后者,则沦为了英法相争的牺牲品。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身处圣劳伦斯河谷与芬迪湾之间的“阿卡迪亚半岛”,在当年又充当的什么样的地缘政治角色呢?

阿卡迪亚半岛或者说后来的“新不伦瑞克”的地缘政治价值,是由一条叫作“圣约翰河”的河流体现出来的。这条河流的出海口位于芬迪湾的北侧,而北部的源头处则无限接近圣劳伦斯河河口。

这个源头在哪呢?你在地图上找到美国缅因州的最北端,就找到了它的位置(这一区域同时也是美国本土的最北端)。

图片 15

这片源头离魁北克市是如此的接近,近到其与圣劳伦斯河下游的最短距离只有16公里,与魁北克市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仅仅50公里。

以至于当年英、美两国在这里划定边界时,并没有完全遵循分水岭原则,而是将部分源头划入了加拿大境内,以避免出现魁北克无险可守的境地。

退回到英法博弈的年代,如果英国人控制了“圣约翰河”然后沿河西进的话,将很容易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兵临魁北克城下(并且大部分路段还可以借助水运)。基于这一特性,这条沿河而生的天然通道被称之为“圣约翰河走廊”。

图片 16

如果这条战略走廊能够为法国移民所填满,那么法国在加拿大境内的殖民地将真正连为一片。问题在于,法国的殖民政策限制了它在“新法兰西”的人口空间,并没有做到连通两大殖民地之间的战略通道。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法国在阿卡迪亚半岛没有作为,只不过法国在此所布设的更多是军事据点。

早在开始殖民阿卡迪亚地区时,法国就在圣约翰河口构筑了军事堡垒(后来发展为新不伦瑞克省第一大城市“圣约翰”)。随着这一地区的争夺日益白热化,法国人在18世纪又沿着“圣约翰河走廊”构筑了多处堡垒。

圣约翰城

图片 17

在新斯科舍半岛的阿卡迪亚人因为英国的压力而被迫向外迁徙时,圣约翰河走廊也成为了阿卡迪亚农民的一个重要迁居地,定居了超过3000名阿卡迪亚人。

在得到新斯科舍半岛及半个芬迪湾后,英国开始担心法国会通过“圣约翰走廊”重新夺回这一地区。为此,英国除了希望进一步得到“阿卡迪亚半岛”以外,还希望那些在法律上已经成为英国臣民的阿卡迪亚人,能够效忠英国。

这些生活在新斯科舍半岛上的阿卡迪亚人,大部分并没有因主权易主而迁入那些还在法国控制下的殖民地。对于这些阿卡迪亚人来说,国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保住自己千辛万苦才建立的家园。

图片 18

在英国人入侵之时,他们选择殊死搏斗是为了家园;在法国将他们的家园作为筹码,割让给英国之后,他们不选择迁徙同样是因为此。

然而尴尬之处在于,英法在北美的博弈又持续了半个世纪,一直到1763年,英国才通过1754年至1763年间的“英法北美战争”,彻底得到了法国统治下的整个加拿大地区。

在这半个世纪时间中,这些在法律上已经成为大英帝国臣民的“前法国人”,被英国要求加入针对法国的战争,阿卡迪亚人却希望能够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

由于一时没有办法真正控制安纳波利斯河谷的“阿卡迪亚人”,英国只能选择在半岛东岸建立了新的政治中心“哈利法克斯”(目前为新斯科舍省首府)。

图片 19

只是阿卡迪亚人的这种态度,始终让英国感到担心,这些自己统治之下的法国人,最终会成为法国的内应。因此在最后决战来临之时,英国动用武力对阿卡迪亚人进行了强制迁徙工作(1755-1758年)。

去除部分躲入山林的阿卡迪亚人以外,7000余名生活在新斯科舍半岛的阿卡迪亚人,以及3000余名生活在圣约翰河走廊的阿卡迪亚人(总数约11000人),被驱赶至了英国的北美十三殖民地,以及仍在法国控制下的布雷顿角岛及爱德华王子岛。

阿卡迪亚人大驱逐

图片 20

战争结束之后,法国除了在纽芬兰岛之南保留了两个小岛: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以及纽芬兰渔场的捕鱼权以外,几乎失去了自己在加拿大境内所有的利益。对于阿卡迪亚人来说,这倒是一种解脱。

最起码不用再因为英法相争而面临尴尬境地了。只是此后试图回到家园的阿卡迪亚人却发现,他们所苦心经营1个多世纪的土地,已经为英国移民所占据,尤其是农业条件较好的新斯科舍半岛。

在美国独立后,阿卡迪亚地区一如“上加拿大”的情况一样,拥入了大量的“效忠派”,再一次压缩了阿卡迪亚人在新斯科舍半岛的生存空间。

最终,这些在战争中沦为牺牲品,却还是希望回到阿卡迪亚的法国人,被安置在了 “新不伦瑞克省”,并且被要求不能再群居生活。至于那些当初拒绝服从英国安排迁徙的阿卡迪亚人则彻底失去了土地。

阿卡迪亚地区地缘结构图

图片 21

今天,生活在新不伦瑞克省的75万加拿大人中,有1/3为阿卡迪亚人后代。新不伦瑞克省是除魁北克之外,法语人口第二多的加拿大省份。

鉴于过往的悲惨经历,以及与英国后裔相杂而居的结构,这些法国后裔与英国后裔的关系,并不像魁北克地区那样剑拔弩张,英语与法语亦均为法定的官方语言。

而在魁北克,强烈的独立情节以及人口优势,使得法语成为了唯一的官方语言(魁北克拥有670万法语人口,并且占据总人口的82%)。从深层次说,即使在“新法兰西”时期也没有受过重视的阿卡迪亚人,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过政治筹码。对于他们来说,家园和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 END -

关注

本文由bob体育登录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芬迪湾与阿卡迪亚人,法国在加拿大门口有一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