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ob体育登录 > 关于历史 > 妇女子子女不敢问津的机密,那么些蒙受不能够

妇女子子女不敢问津的机密,那么些蒙受不能够

2019-09-19 18:27

问题:古代没有破腹产,那些遇到不能自然分娩的妇女时该怎么办?

生孩子听上去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但是当你见证宝宝出生的那个瞬间的时候却是非常幸福的!你们知道女人生孩子的常识有哪些吗,生孩子过程又是怎样的呢?其实女性生孩子也需要丈夫的关心,今天小编就给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有关生孩子的女性保健常识吧!

回答:

古代女人生孩子的秘密

诸葛小村姑来回答:没有办法,只能等死!!!这个问题,我很有发言权!因为我的奶奶,在60-70年代,就是一个农村接生婆,鄙人也是奶奶接生的。

我5岁的时候,一个寒冷的冬东天晚上,大概7点半吧,我的父母和小姑被生产队安排到另一个生产大队去挖河渠,只有我和奶奶在家里。吃过晚饭,准备睡觉了,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唤起。

来的是两个男子和一个中年妇女,满头是汗,喘着粗气,外面的温度是零下,我奶奶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因为快过年了,农村基本上没人这么晚还串门子的,况且这三个人还不是本村的。

给他们到了三碗温开水,他们边喝边说,奶奶在一旁准备工具,也就一个简单的手提式樟木箱子,里面有剪刀、纱布、止血药等等,还有半瓶烈酒。然后就为我穿衣服,我都懵了,还在惊诧中。

奶奶吩咐其中一名男子先走,交代了几句,让他回家赶紧准备必要的东西,比如热水,被褥什么的。奶奶和那名中年妇女随后跟上。另一名男子,把我背好,也赶着她们的步子急冲冲地往东边的另一个村子快跑。毕竟我还小,一个人放在家里不安全。外面真的很冷,没有路灯,那名男子喘着粗气,身上的味道,混杂着烟味、酒味,别提多难闻了。两个村子相距15里,很快就到了。

到了产妇家中,才知道是难产,阵痛超过5小时了,羊水破了,孩子就是不出来,等奶奶来到后,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产妇坐在床边,双脚悬空,后背垫着被子,床前有一个木盆,用来接羊水,血液,胎盘什么的。难产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产妇的嘶叫让人浑身起毛,几个妇女按着她的胳膊,防止她胡乱挣扎,产妇的脸色煞白,出的气多,入的气少,危在旦夕!产妇的丈夫看到我奶奶来了,都哭出来了。

图片 1

奶奶不愧是专家级别,立即开始工具消毒,吩咐一名妇女,用热毛巾热敷产道周围,用以缓解产妇的腿部肌肉,耻骨弓,奶奶查看了一下,说孩子的一个小手在产道里,胎位不正,必须先将孩子的手送入子宫,这个工作,其他妇女不会也不敢,奶奶见的多了,立即动手,将孩子的手送入,产妇大叫一声,昏了过去。奶奶只是掐了掐她的人中,她又缓过神来。不知道奶奶在产妇的肚皮上怎么按压抚摸了一阵子,又用手进去摸了一下,说:摸到孩子头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抓住产妇的手肘部分,用力一捏,过了一会儿,产妇哼了一声,孩子就出来半个身子了,然后用手慢慢拽出来,产妇经过大半天的折腾,早就没有力气了。孩子浑身污渍,胎粪已经污然婴儿了,奶奶用干净的帕子,掰开孩子的嘴巴,清理了胎粪,擦拭小身体,然后剪断脐带,打了个结,拍打了一会儿,孩子便哭出来了,室内温度低,孩子浑身乌紫,总算存活了,是个女孩。那边,产妇也保住了,顺利排出残余胎盘组织。接生工作,就此结束。

因为我是小孩子,早就看过,人家也不避讳,所以知道全过程。得知母子平安,孩子的爹进门来跪在我奶奶面前,磕了三个头!这就是那个时候农村的接生工作。过去农村妇女生产,男子都是避开的,屋子里只有几个中年妇女帮忙而已。

奶奶后来告诉我,农村的妇女,死亡率在一成左右,大出血、难产是常见的,有时候根本来不及急救,基本上都是母子俱亡。在医疗条件不发达的古代,这样的生产过程,简直就是造孽。生产过程中死亡的女性,基本上就是草草埋葬了事,夫家都不承认是自家媳妇的,过了一年半载,夫家会另娶,全当没有这回事情似的;甚至娘家,也会觉得丢人。可见过去妇女的地位是如何的低下。

不说了,现在的孩子们基本上不会理解的。

………………

这里是诸葛小村姑为您报道,欢迎关注!欢迎转发,感激不已!

回答:

没有太有效的办法。

现代女性如果难产,医生可以通过娴熟的剖腹产技术挽救产妇和胎儿的生命;但是在古代这项技术的死亡率极高,多数人可能会一尸两命。

图片 2

古代欧洲较早的一例成功剖腹产手术,应该是1500年一位名叫Jakob Nufer的瑞士阉猪匠,给自己难产的妻子进行剖腹手术,最后成功救活了妻子与婴儿。

再根据《三国志》的记载,黄初六年(225)三月,魏郡太守孔羡《表黎阳令程放书》言道:

据汝南屈雍妻王氏,以去年十月十二日,在章,生男儿,从右腋生,水腹下而出,其母自若,无他异痛,今疮已愈。母子安全无灾无害也。

这段话虽然说得很玄妙,但是明显带有剖腹产的性质,应该也是我国实行此类手术的较早历史记载。

图片 3

但是正如前面所言,这种手术的危险程度相当高。采取这项手段时,基本上是在进行保小不保大的抢救了。直到1882,德国医生Max Sanger规范手术流程,并且发明缝合线技术后,技术才步入正轨。

除此以外,还有各种各样靠谱或不靠谱的助产技术。例如,服用特殊的药物、食物进行助产催生。西汉医学家淳于意就曾经用药物解决难产的问题,“菑川怀子而不乳,召淳于意往视,与莨菪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很快就生下了孩子。

图片 4

总而言之,这些办法的可靠性都是值得质疑的。古代女性生产就是步入一道鬼门关,诚不我欺。

回答:

欢迎来到熊二读史。(本文约700字,阅读需要时2分)

现在很多时候一部电视剧的火热程度往往会带动起一个话题的活跃,前段时间的《产科医生》,让许多的人对于生孩子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实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生孩子都是每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你们知道产妇生产的历史进程是什么样的吗?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生孩子是女人的一道鬼门关,自古皆是如此。有俗语道:“儿奔生,母奔死,阎王爷处隔层纸”。

图片 5

古代流行竖式分娩

在医学水平低下的古代,生孩子这个事情,真是挺吓人的。

style="font-weight: bold;">春秋时期,郑武公的一个夫人叫武姜,她生第一个孩子时候,就是难产。
从她的长子姓名“寤生”可知,这个孩子可能是脚先出来的,古代的“寤”通“牾”,就是“逆”、反着的意思。这孩子也是命大,虽然不按套路出牌,还是平安生下来了。
不过这可把她的老妈折腾的不轻,后来武姜就不喜欢这个大儿子。想一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差点为这个家伙丢失了性命。后来传皇位的时候,武姜就希望废长立幼,让顺产而生的二儿子共叔段继承皇位。但是郑武公还是坚持立长,寤生就是之后有名的郑庄工。

——坐着生孩子

那么古代女人生子遇到这样的情况,有没有剖腹产这些技术手段呢?

在人们的印象及现代影视剧中,孕妇分娩都是躺着,即卧位分娩法。古人分娩也这样吗?不是,古代孕妇一般是“坐着生孩子”。

答案是有的。

图片 6

style="font-weight: bold;">《竹书纪年》记载:“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

就是说大禹这个伟人出生方式也是非同一般,是从背上割一个口子生出来的。这技术要比剖腹难多了。虽然这一传说的真实性还有待考证,但是春秋时候的人们就知道,除了正常生产之外,还有剖而生的这个办法,已经是人类的巨大进步了。

style="font-weight: bold;">《史记》记载了楚国的一个传奇女人。“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

这个叫陆终的人,六个孩子都是剖腹产的!说来巧合,这也符合现代医学的说法,剖腹产生了一个之后,之后就不能顺产生了,再生就需要再次剖腹。

图片 7

其实剖腹产的技术,可能是源于古代的一个残忍的风俗——就是孕妇若因难产而死,就要进行剖腹,取出胎儿,分别下葬,要不就是不吉利,亡人灵魂不得安宁。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人们认识到小孩若从产道诞生有困难,其实是可以另辟蹊径,剖腹产出的。

图片 8

但是在医疗条件低下的古代,没有止血和消毒设备,剖腹是个很危险的手术。因此在古代遇到难产之时,稳婆都会问主人:保大还是保小。

隋巢元方等撰《诸病源候论·妇人将产病诸候》中,记提到当时孕妇分娩所采取的体位时称,“妇人产,有坐有卧”,即分娩时有坐姿,也有卧姿。

如果保小的话,女主人恐怕就要承受剖腹带来的危险了。

图片 9

虽然“有坐有卧”,但古代孕妇首选的是“坐”,其次才是现代孕妇喜欢的“卧”。坐姿分娩属于受古代孕妇推崇的“竖式分娩”,除了“坐”,站立式、蹲式、跪式,也都属于竖式分娩。也就是说,古代孕妇生孩子,有“坐着生”、“站着生”、“跪着生”、“蹲着生”等多种体位。

自古至今,虽说没有经历过生子的女人一生是不完美的,但是生子之痛和险也是母亲需要承担的,这也是世界上做母亲的伟大之处。在此感恩天下母亲!

图片 10

更多历史类原创内容,欢迎右上角关注@熊二读史。

回答:

女人伟大之处就在于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真的是“阴阳两隔”,生死一瞬间。在古代乃至旧社会,不生孩子的女人那是要被休回娘家去的,那就惨了!可是生孩子那真是在鬼门关走一次又一次。

在古代女人不但要生孩子,而且到了生孩子那时候,还要被歧视,这就是所谓的女人不祥之身,男人是不能触碰这霉头的。
图片 11
(声嘶力竭的产妇)

但是说没有剖腹产应该是违背历史记载,在两千多年前就有过关于剖腹产的历史记载,说的明确,看看司马迁所写的《史记.楚世家》中,他是这样记载的;

“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

这就是说吴回生了个儿子叫陆中,陆中生了子女六人,而且每个子女都是由于剖腹产而生产。

在古代时期的女人剖腹产被认为是非正常的分娩方式,常常这样生下的孩子却被认为是神人圣人,传说中的大禹和商朝始祖契等都是剖腹产的,不敢想象,也都不能否认这一客观事实。
图片 12

在远古古代时期乃至更远些的封建社会中,在非常落后的医疗条件下,不但没有无菌手术室、更是没有对女性有足够的重视,对于什么叫专业消毒,更是乏味,至于麻醉麻药,那就更谈不上了,一尸两命的妇女们,为了自己的生存好生生存地位,冒险剖腹虽然会要了母亲的命,也是无奈。

对于不能自然分娩妇女,更是毫无人道可言,有这样一句记载:

《礼记·内则》有云: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

这里边的意思说的很明白,就是说当妻子到了临产期,或者是大约到了临产的那几日,就要单独另行在自己家的正房以外,进行待产乃知道分娩为止。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愚昧的封建意识的存在,认为生产中的女人是不祥之身,搞不好会有血光之灾降临。
图片 13(条件简陋的生产)

听说在先秦那个时代,妇女临生产前要迁入侧面的房屋去居住,她的丈夫还不能与她一起同住,感情深厚点的只能每天派人去问候,所以那时候的女人在漫长的生产过程中很难得到丈夫的关爱,好像女人的目的就是生孩子。

生产前,真正有疼痛难忍的女人,丈夫才会冒着有被别人指责的可能,才能偷偷的亲自去问候,但是还不能直接与妻子见面,只能通过接生妇来传话。

因为在那时候古人的男性眼里,女性的月经、孕期、生育过程充满着血腥和恐怖,因为在生产后所带来的杂物都是污秽与不洁的象征。甚至称之为“血光之灾”。
图片 14
(女人生产中的痛苦)

甚至到了汉代,还有这样的现象出现;到了女人即将生产的前几日就要选择一个自己认为吉利的日子,离家出走,选择这个地方有可能是别人不常到的地方。临时搭建一个简易房做待产准备,目的就是使其不能与外人来往,外人也更不想和她这位即将生产的女人来往,包括家里人也是如此。

更让人费解的是,生产完以后不能马上回家,要等到所谓的满月,既一个月期满才可进入家门。所以这些封建愚昧的礼教是妇女在社会和家庭的地位始终不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只能苦苦挣扎,使其成为传宗接代的工具。

想想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先进的避孕工具和避孕措施,而且古代妇女怀孕生孩子的次数要远远超过现代女性,很多女性就是通过生理周期不断的怀孕,不断的遭受痛苦和磨难,所以古代的已婚妇女更是不断的在生死线上挣扎。
图片 15

当然在后期的皇室贵族有一定的特殊方式,但是也忌讳女人生孩子的血光之灾之说,当然他们有一种贵族富人的生产规避措施,只不过是生产条件有所改善,可是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难产,或者其他意外还是避免不了女人在分娩过程中的危险系数的存在。

愚昧的无知是妇女在古代遭受的痛苦,是不能避免的,也是时代发展的一个过程,当然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也在逐渐改变愚昧的思维,同时也改变着妇女分娩条件,女人社会地位得到改善。

除了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以外,大多数底层女人遭受着这样的痛苦和在磨难中求生存。就这样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大多数女性的价值存在虽然得到了改善,但还是改变不了他们为男人家承担着传宗接代的责任和义务。
图片 16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现在的女人,无论是自然生产还是刨腹产,或者是难产,都会受到家里人或者丈夫的百般呵护,使生产中的女人,在生产前或者生产后,对自己的家人和丈夫有一种依赖的安全感,有一种共患难的感觉在支撑分娩中的女人,有幸福感。

能顶半边天的现代女性,可以自主的选择生育的权利,重要的是有着女人的尊严,摆脱愚昧的同时,所以说不得不感谢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与伦理的建设。
图片 17

请关注头条号~日尧居k古史,相互分享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欢迎期盼网友们评论留言吐槽。

回答:

大家不要以为接生婆,就只是简简单单的给孕妇加油鼓劲,他们为了人类的繁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图片 18
旧式接生有一些正确的方法,也有很多错误的地方。

古代中医很重视妇科和产科,在接生方面,确实也总结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

。汉代以来陆续出现了诸如《妇人婴儿方》、《张仲景疗妇人方》、《生产符义》、《唐千顷大生要旨》、《傅山女科.又产后编》等产科专著,清代又出现了产科名著《达生篇》,这部通俗论著所总结的接生方法,在民间一直被广泛采用。

传统的接生过程,为了保证产妇顺产,通常方法是让孕妇第十个月开始服用各种“滑胎药”,如丹参膏、甘草散、保生丸、达生汤等。针对分娩,《达生篇》总结出了“睡、忍痛、慢临盆”六字要诀。

对于难产,一些产科专著提出了具体解决办法,其中肩产式转胎手法、脐带绕颈处理手法等,与后来西医的手法有近似之处。

还有避免脑入药的“催生丹”,与西医注射催产素的思路相近,中医特有的治疗手段针灸,也被运用到了产科。至于民间流传的催生、促产的土方、土办法则更多。

旧时接生的孕产妇、婴幼儿死亡率是现代接生的5倍。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旧时接生是在实践基础上总结出来的学说,缺乏科学性。

旧法接生的最大缺陷在于对消毒缺乏必要的认识和基本手段,常会引起产妇的产褥热等疾病。特别是遇到难产,没有相应的技术,有的因袭旧法生硬拉扯,甚至用称钩子钩,有的求神弄鬼借助巫术,造成产妇和婴儿的大量死亡。

甚至大多数产科专著,由于作者是男医生,并没有多少实际操作经验,只能总结优秀接生婆的经验,不免有误。比如常常被人诟病的,是将生产与阴阳五行附会起来,然后根据五行学说,编造出了很多生育禁忌。

比如对临产时产妇的位置、姿势做出了规定,要求“产时坐队产处,须顺四时之气”,产妇常被置于恶劣环境,并被要求坐着生,对产妇与新生儿造成很大危害。

一些地区,特别是广大农村,还流行着置女性生死于不顾的生育陋俗。如,有的地方禁止在家中生孩子,临产妇女被要求搬到家外或村外,或搬到灶间、牲口棚;有的地方禁止在床上生产,产妇要移到地上,铺垫的只是些稻草、灶灰、黄土。

另一方面,接生婆的质量是严重参次不齐的。以清初来说,扬州一位接生婆王氏因技术高超闻名一方,自设“收生堂”,60岁时还再版了《达生篇》。

但大多数接生婆婆的接生方法夹杂着大量不卫生、不科学的方法和习惯。正因为如此,在社会舆论中,接生婆总是以刻板的负面形象出现。

20世纪30年代初,天津《大公报》记者对一个从业14年的接生婆进行了采访,这些人的状况与传统接生方法可见一斑。描述中,她“穿着洋缎的袄裤,扎着腿,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髻上插着一双银挖耳”,是当时接生婆的典型打扮。

记者询问她的接生方法哪里学来时,回答是:“以前我的母亲在乡下做接生婆,所以我懂得一点”。记者又问遇到难产怎么办,她回答:“我们有一定的秘密的药方”,“我自己不识字”,但哪种药方治哪种病记得很清楚。

若“产妇晕血,只须用铁称锤放在醋里烧热以后,送到产妇的鼻子旁边,熏一忽儿”;若婴儿一双手先下来,就拿一点盐放在婴儿左手上,婴儿自然会把手缩回去;遇到坐落生(臀部先下),则“不用什么手法,佛祖爷自然会保佑着生下来”。

可以看出,这些作法对于产妇特别是难产的产妇,很难有生命安全可言。 至于题主提到的烧开水、薄棉被,我不是很清楚,个人猜测烧开水是为了给器械消毒,薄棉被是为了维持新生儿的体温。参考文献:《论中国近代新法接生的引进与推广》,吕美颐;《近世稳婆群体的形象建构与社会文化变迁》张璐;《助产士与中国近代的分娩卫生》赵婧。

转自:徐源

回答: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这时候有经验的接生婆恐怕都会很快做出判断,然后询问主人家的意思,因为按照当时的医疗条件,是不可能作出刨腹产这么高超的医疗选择的,一旦出现顺产之外的情况,几乎都会弄出一句“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话。(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历史三日谈)

图片 19
很多人可能觉得奇怪,早在三国时期华佗就口口声声说要给曹操砍脑壳治病了,按说脑袋都能劈两半治病了,刨腹产也不能算多大个事了吧,还真是个事情,其实在古代,大部分的时间,还不是把肚子刨开,就是普通的头疼发1热,很可能都是致命的。

什么偶感风寒,什么身上起了个疖子,很可能就直接死翘翘了,古代的普通老百姓对于现代人几乎每天都做的事情――洗澡,其实是很慎重的,因为洗不好感冒了不是怎么办,而是没办法,不治之症。

图片 20
就这样的条件,就很能理解经常听到的那句话了,接生婆有经验的虽然更受欢迎,但受限于客观条件,其实出现意外她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主要就是辅助主人在二选一的时候,能够尽量做到合理吧。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其实这话是很重的,一般心理素质不好的主人都来不及做选择,自己就先倒下了,因此,在古代生产是大事,也是需要极度小心的事情,因为在鬼门关晃悠,搞不好就迈进去了。

图片 21古代女人生产的传统即使在现代社会也有很多保留,除了生产的风险被降低了很多以外,比如说双方父母都需要到场,这其实是古代传统的延续,因为一旦发生意外,一是能见到最后一面,再一个两家都能够解释,因此,最好还是能自然分娩,要不然,却是就比较麻烦了!

回答:

谁说古代没有剖腹产?殷商末期,楚国先祖鬻熊的妻子妣厉在生育儿子熊丽的时候难产,就是剖腹生子的。妣厉剖腹产子的结果是儿子熊丽存活下来,而她自己则死去了。《清华简》和《楚居》记载,妣厉死后当时的巫师用荆条包裹她的腹部将她下葬。“楚”就是荆条的意思。因为妣厉的丈夫鬻熊和儿子熊丽是开国先君,所以为了纪念妣厉,就用“楚”来作为国名。

图片 22

古代有剖腹产,但不像现在这么安全,剖腹产可能很大程度上是不安全的,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遇上难产有挺过去的,也有挺不过去的。比如郑庄公的娘武姜,生庄公的时候就是难产,横生倒养脚先出来,让武姜受了很多苦,所以庄公的名字就叫“寤生”,就是指难产的意思。以至于姜氏对这个儿子也是厌恶的。

还有清代康熙元后孝诚仁赫舍里氏,就是太子胤礽的生母,就是在胤礽的时候遭遇难产,结果没挺过去,儿子存活而她却因难产而死。

回答:

竖式分娩时至少有两人助产,其中一位从后面抱住孕妇的腰。《诸病源候论》称:“若坐产者,须正坐,傍人扶抱肋腰,持捉之勿使倾斜,使儿得顺其理。”

每个人的生日都是母亲的受难日!

每当我们高兴的聚在一起,庆祝一个新生儿诞生的同时,却不知在这个婴儿诞生的背后,有一个人刚刚闯过了鬼门关,这个人便是母亲。
图片 23

在医学水平发达的今天,在各类科学的医学手段保障护航下,新生婴儿的存活率大大提高。生孩子所带来的风险已经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点。新生婴儿和妈妈基本都能够顺利的完成人类史上最神圣的时刻。然而往回倒退一百多年前。回到中国古代那个医学水平尚且较低的年代,生孩子则意味着是闯鬼门关!

图片 24

然而在中国漫长的古代历史长河中,留下了太多的关于生孩子时因难产而母子双亡的记载。令人心痛!也有时是胎儿胎死腹中,或者是母亲难产而死胎儿存活下来的情况。这些结果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我们最想要看到的是胎儿胎位正,顺利生产,母子平安。
图片 25

根据一些历史资料显示,在古代历史时期,孕妇难产的几率达到了30%以上,当不幸如果真的出现,胎儿胎位不正,母亲难产,母子命在旦夕之间。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嘛?

相比于卧式分娩,竖式分娩的优势明显,可大大减少难产。唐王燕《外台秘要·产乳序论》引《峦公调气方》所记:时有一人,其一妹二女,皆因难产而死,后来其儿媳临月,便到山里寻找高人指导。

其实古代也有“剖腹产”!

在古代,当家中的孕妇即将临盆时,一般家里会派人赶紧去请产婆来负责接生,产婆来到赶紧去看看孕妇情况后,马上叫人烧热水、递毛巾、拿剪刀、男人回避......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屋里会传出新生婴儿的哭声。然而有时也会传出话来,胎位不正,孕妇难产,母子二人只能保一个了!保大保小?
图片 26

如果保大人,则胎儿会因难产而死,最后将死胎取出,母亲勉强保住一条命,如果保小孩,则会对孕妇进行“剖腹产”。将胎儿取出,而母亲则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因为古代很难有效的止住孕妇破宫后的大出血。毕竟伤到了大动脉!

所以说,古代的剖腹产是以牺牲大人性命,换取婴儿新生的艰难抉择!是繁衍生息的过程中,最令人心痛的事情!

古代的医学水平低下而且广大的农村没有钱去看病,因此婴儿在出生以及出生后长大成人的过程中,经常发生夭折的悲惨遭遇,也正是因为此,生命才显得更为珍贵!
图片 27

根据山里这位“妇产科专家”的意见,此人将一间屋子收拾干净,作为儿媳的临时产房:“布草三四处,悬绳系木作衡,度高下,令得蹲当腋,得凭当衡,下敷慢毡,恐儿落草误伤之。”儿媳果然顺利分娩,避免了难产。此人儿媳分娩时便采用“站立式”,扶着悬挂起来的横木,把孩子生了下来。

生命,就是在这种痛与火之间得以延续!

这种竖式分娩,可以在重庆大足中看到。在“临产受苦恩”石刻中,孕妇背后站着一妇,前面半蹲着的接生婆正扎衣卷袖准备接生。这组石刻开凿于南宋,是研究古代孕妇分娩方式的重要资料,我在2014年6月曾专程去看了。

让我们一起致敬我们的母亲!天冷了,请给母亲问个平安吧! 图片 28

回答:

多数都是一尸两命!古代生产,就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

科室有个女同事,37周B超做出来宝宝胎心减慢,脐带绕颈5圈,赶紧拉进手术室剖了。可想而知,古代没有b超,也发现不了脐带绕颈,放在以前,等到40周很可能就生个死胎。还有一个女患者41周,宝宝都没有入盆,也去手术室剖了。这放到古代,也是个一尸两命。还有一个40周的女患者,宫缩乏力,自己生不出来了,转去剖腹产。上面3个妈妈的宝宝都非常健康。

另外B超能测出宝宝的双顶径(头围的数据),如果大于产妇骨盆横径的话,也是会难产的。打个比方,瓶子的东西大于瓶口,里面的东西是拿不出来的。这样看来,在古代,女的还是找个头小的男的,这样根据遗传定律,宝宝头也不会太大,自己也比较好生养。

总而言之,在古代,做女人生孩子不容易啊!

回答:

这个事情要分成两部分说,大致来看,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比较泾渭分明的分割点(全文较长,毕竟涉及整个中国史,先说声抱歉。如可能,不妨收藏后慢慢阅读)。

先说剖腹产。首先,剖(pou)腹产在中国古代一直都是玄之又玄地被记载的,并非没有见述。像我们熟知的“大禹治水”,在《山海经》中就说是“帝令祝融杀鲧(gun)于羽郊。鲧复生禹……”继而衍变成“鲧死后,尸体三年不腐,祝融用吴刀剖开其身体后,禹得以诞生”的民间传说故事。但是在《吴越春秋》、《竹书记年》中,都曾记载禹的剖腹产出生过程,原文见下:

  • 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竹书记年》

  • 鲧娶于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为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胁而产高密。家于西羌,地曰石纽。石纽在蜀西川也——《吴越春秋》

《竹书记年》记载了大禹的母亲(修己)用“背剖”方式,在名为石纽的地方生下了禹。之所以这样推测,倒也不是无的放矢。因为早在《史记三家注》中,裴松之子裴骃就注有《搜神记》作者干宝的一段话,大致叙述了自古被记载的一些剖腹产案例(原文见下,较长,可略)。

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干宝曰:“先儒学士多疑此事。谯允南通才达学,精核数理者也,作古史考,以为作者妄记,废而不论。余亦尤其生之异也。然按六子之世,子孙有国,升降六代,数千年间,迭至霸王,天将兴之,必有尤物乎?若夫前志所传,修己背坼而生禹,简狄焜剖而生契,历代久远,莫足相证。近魏黄初五年,汝南屈雍妻王氏生男兒从右胳下水腹上出,而平和自若,数月创合,母子无恙,斯盖近事之信也。以今况古,固知注记者之不妄也。天地云为,阴阳变化,安可守之一端,概以常理乎?诗云‘不坼不副,无灾无害’。原诗人之旨,明古之妇人尝有坼副而产者矣。又有因产而遇灾害者,故美其无害也。”

吴回生陆终,其生六子的“坼剖而产”与“修己背坼而生禹,简狄焜剖而生契”这三件事在当时都被儒家学者认为是值得质疑的事情,可是东晋时期的干宝举例了汝南人屈雍的妻子王氏,在生一男孩时的剖腹产方式(右胳下水腹上出)。而且还描述这个王氏的面部表情是“平和自若”,伤口是“数月创合”。因此干宝才以此例驳斥儒生,认为他们眼界不宽,不知以今况古。而且这次记录,在今日看来也是较为可信的。

《吴越春秋》就更详细了,只是鲧的妻子换了个名字,叫女嬉,还是大户人家(有莘氏)的女儿,“年壮未孳”就是正值生育的年龄但还没有生育的意思(大禹是头胎)。怀孕过程比较玄学,是在砥山吞食了薏苡之后……就有了身孕。而后也是从肋下剖开,生下了高密。对比这两句后,可以推测鲧妻有两个名字或干脆有两个鲧妻?但应该是剖腹产没跑了。另注:“意若为人所感”这句可以理解为某人打了个冷战……这也是我认为玄之又玄的地方,因为它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依旧《吴越春秋》,所述为黄帝的曾孙媳妇姜嫄与大脚印……)

或可肯定到魏晋时期为止,中国古代都有剖腹产记录,但此后却似再未提及剖腹。同为魏晋时期的《针灸甲乙经》曾记载以针灸治疗难产的方法,但问题多少有一些,比如南宋时期的《齐东野语》,原文见下,可略:

若唐长孙后怀高宗,将产,数日不能分娩。诏医博士李洞玄候脉,奏云:"缘子以手执母心,所以不产。"太宗问:"当何如?"洞玄曰:"留子母不全,母全子必死。"后曰:"留子,帝业永昌。"遂隔腹针之,透心至手,后崩,太子即诞。后至天阴,手中有瘢。庞安常视孕妇难产者,亦曰:"儿虽已出胞,而手执母肠胃,不复脱衣。"即扪儿手所在,针其虎口,儿既痛,即缩手而生,及观儿虎口,果有针痕。近世屠光远亦以此法治番阳酒官之妻。

这段内容大致记述的是李世民的妻子长孙皇后生李治时难产,医博士李洞玄就说保大保小选一个吧(电视剧即视感)。长孙皇后说留小的,于是李洞玄用针透过腹部扎李治的小手手,而后长孙皇后死,李治出生。类似的案例在当时还有庞安常所言原理,和宋代屠光远与番阳酒馆妻。至明代也有《明史·凌云传》所记载的“吴江妇临产”。那么在清代的《冷庐医话·质正》中,就对此事以及《扬州府志·记殷矩》、《嘉兴府志·记孙浦》所记载的“产妇死后,辩血开棺、隔腹针之而复生”表示质疑(孙思邈一针两命之典故便应在孙浦此处)。

扎胎儿的小手手就能顺利生产,并且庞安常称之为“孩子舍不得出老娘肚皮,抓着胞衣不撒手”……说实话我对此也表示严重质疑。可新生儿易攥拳确实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说……然而还是唐代,于《产书》中首次提到了“交骨难产”的问题。该书还提到,产妇“最忌食乳饼”,因为吃饼太多胎儿就会长大个,导致产道异常引发难产。但今日我们都知道,孕妇进补过度后胖的只是肉,甚至于过度肥胖的女性是无法怀孕的。

另外在重庆的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中,我们又可见到“立式生产法”,如图:

图片 29

这一方法,自唐见著,而后于宋代有所沿袭。唐代的《外台秘要方》中,提到著者读《峦公调气方》中,发现“其一妹二女,并皆产死,有儿妇临月,情用忧虑,入山寻余,请觅滑胎方”一事,便由此想到动物少有听闻难产而死,淫女贱婢(私奔偷情者)也如是,而当时所听闻的大多都是富贵人家,聚居之时发生的难产而死。

最终作者以此为铺垫,描述了其儿媳临产过程是“悬绳系木作衡,度高下,令得蹲当腋,得凭当衡,下敷慢毡……令产者入位,语之坐卧任意”。与今日临产前让孕妇随意走动有相通之处,后提到“五更将末(儿妇)便自产……产者自若,安稳不异,云小小痛来,便放体长吐气,痛即止”,溜溜达达的就把孩子生下来了,而且吐口气就不疼了……真好。

此后于宋代,我们便看到了上图中这种比书籍还真实的石刻。但不止如此,涉及分娩的研究在宋代也有长足的再发展,如《十产论》中便已明确提到胎位问题,像“横产、倒产、偏产、碍产、坐产”等异常表现,都有相应的纠正方法。甚至于当时就确定了“今富贵之家,往往保惜产母,惟恐运动,故羞出入,专坐卧”,以及“妇人妊娠六、七月,胎形已具,而世人不知禁忌,恣情交合……使败精、淤血聚于胞中,致令子大母小,临产必难”等问题。可以说这都是对此前研究更进一步的生育经验总结。……白话说出来倒也简单,就是胎位异常会难产,久坐不动会难产,哪怕没有顾忌地啪啪啪,也会导致难产。这还是我们印象中的古中医吗?毕竟其所述问题,于今世也多有所见。

而后再说一个早期电视剧出现过(或者现在也有)的生产方法,各位此后可以拿来吐槽剧组导演了。明代《景岳全书》中提到“令产妇以自己发梢含于口中,令其恶心作呕,即下”,类似记载也有刺激鼻孔,以打喷嚏或气味催呕的方法,让产妇腹肌用力‘拉’出孩子……此法一直延续至清末民国。

大致来说,或者由于此前(上古至魏晋)所留下来的剖腹产记载寥寥,让古人认为这种生产方式是有较高风险的,因此才放弃了剖腹产的再发展(毕竟消毒、麻醉、愈后都是问题),继而思考如何以更温和的方式去解决难产,并一直延续、发展至近代。而这种发展,其实对比西方的千年生育史来看,是较为先进的。因为时至19世纪中叶,也即公元1864年为止,巴黎的产科病房仍被描述的几如中世纪,所述为“像英式的马厩一般,通风几乎是不可能的。”(具体可见2007年英国彼得林·布朗所著的《夏娃:母亲走过的历史(EVE—Sex, Childbirth and Motherhood through the Ages)》一书)。另外在19世纪后期时,棺中生子问题被重点了一波,大致认为是当时发展的防腐技术,使得防腐剂和消毒剂的化合物(如甲醛)在冲洗死者身体后与细菌发生了作用,继而产生了足以让胎儿娩出的气体。这也得以侧证,当时西方女性难产而死的情况是较多见的。

古代孕妇分娩时,往往会根据产程的变化,适时采取不同的分娩方式。如宋代,孕妇分娩多采用坐姿,但也会使用其他方式。时医学家杨康侯在《十产论》即称,“儿将欲生,其母疲倦,久坐椅褥,抵其生路”;这时候,就要让孕妇采取站立姿势,“须用手巾一条,拴系高处,令母用手攀之”,然后,“轻轻屈足作坐状,产户舒张,儿即生下”。

竖式分娩,并非仅是古代中国孕妇的选择,国外亦然。如古埃及法老宫里有一幅浮雕,所绘内容是末代女王克委巴特拉分娩场景,女王所采用的便是竖式分娩中的“跪姿”。

古代也流行手术分娩

——剖宫产是帝王出生方式

在医疗条件很差的古代,生孩子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古人说生孩子是“过鬼门”。为了减少孕妇死亡率,古人在分娩方式方面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摸索,如现代孕妇喜欢喜欢的例的“剖宫产”,即民间所说的“剖腹产”,中国早在二千多年前已出现。

最早的一条“剖宫产”记载,见于司马迁的《史记·楚世家》:“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

吴回生了儿子陆终,陆终娶妻女嬇,女嬇所生的6个儿子,都是剖宫产,即所谓“坼剖而产”。吴回和陆终都是远古时被神话了人物,这条剖宫产史料是否可信?历代都有人怀疑。《搜神记》一书作者、东晋人干宝分析认为,陆终的儿子是剖宫产一说“不妄”,并认为剖腹产“无害”,有诗称,“不坼不副,无灾无害。”

在离干宝生活时代并不遥远的三国时,就出现了一则剖宫产案例,干宝以此佐证剖宫生的存在和可行。据南朝刘宋史学家裴骃《史记集解》所记,这起剖宫产发生在魏黄初五年,时皇帝为魏文帝曹丕,汝南人屈雍的妻子产子时,“从右胳下水腹上出”,这就是“剖宫产”。王氏剖腹产后,“平和自若,数月创合,母子无恙。”

事实上,如果去除神话色彩,中国上古时的治水专家、夏朝的创立者大禹,也是剖腹产。《竹书纪年》“帝禹夏后氏”条称,“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修己是大禹的母亲,意思是,修己在石纽剖宫产生下了儿子大禹。

剖腹产是一种非正常分娩手段,古人往往将之视为神人圣贤降临世间的方式。除了大禹,商朝始祖契,同样是其母亲简狄剖腹产下的,即所谓“简狄焜剖而生契”一说。

惊人巧合的是,剖腹产也为外国古代帝王出生时使用。在古罗马,剖腹产手术被称为“帝王切开”,就是因为公元前一位古罗马帝王剖宫分娩出的。

值得注意的是,古代最早的剖宫产手术,应是在死亡孕妇身上进行的。古代孕妇难产而死后,一般要行剖宫产,取出胎儿后才能下葬。在古罗马,这一条甚至成为硬性规定,写进法律,不剖宫取出死婴不得下葬,后逐渐为活着孕妇所接受。

古代的“药物催产”

——分娩时服催生汤

古代的产俗,到了宋代逐渐丰富了起来,并且出现了职业产婆。

产婆,即俗话所说的“接生婆”,又有“坐婆”、“老娘”、“稳婆”等多种称呼,因始终站在孕妇旁边,亦叫“旁人”。即使皇家,也需要坐婆。据北宋欧阳修《奏事录》“又三事”所记,时宫女韩宝儿临产,朝廷便“并召医宫产科十余人,坐婆三人入矣”。

本文由bob体育登录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妇女子子女不敢问津的机密,那么些蒙受不能够

关键词: